top of page

自噬細胞:細胞健康的守護者

自噬細胞(Autophagosome)是一種在細胞內部形成的雙層膜結構,負責包裹損壞的細胞器、錯誤折疊的蛋白質和其他細胞廢物,然後運送這些廢物到溶酶體進行降解和回收。通過降解和回收細胞內部的組成成分來維持細胞的穩態和健康。自噬這一現象最早在1960年代被發現。1963年,諾貝爾獎得主、比利時科學家Christian de Duve在研究溶酶體(Lysosome)功能時,首次觀察到細胞內部的自我降解現象。為了描述這一過程創造了“Autophagy”這個詞彙,希臘語意為“自我吞噬”。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,對自噬的研究逐步深入。1990年代,日本諾貝爾得獎科學家Yoshinori Ohsumi利用酵母模型,成功解析了自噬的分子機制。他的研究揭示了一系列參與自噬過程的基因,並闡明瞭自噬小體(Autophagosome)的形成過程。為理解自噬提供了重要的分子基礎。



cell 細胞


自噬對人在疾病修復和治療中的作用


自噬是一種細胞內自我降解的過程,通過清除受損的細胞器和蛋白質來維持細胞的穩態和功能。自噬細胞能夠有效地清除細胞內的損壞成分,防止有害物質的積累減少細胞損傷。因為神經細胞不易再生,這種細胞內的清潔機制對於神經細胞尤為重要。能夠清除神經細胞內的錯誤折疊蛋白質,預防和減輕阿茲海默症和帕金森症等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發展。研究表明,增強自噬過程可以減少這些疾病相關的神經損傷,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。此外,自噬在癌症的發展和治療中能夠抑制腫瘤的形成,因為它可以清除損壞的細胞器和DNA,防止細胞轉變為癌細胞。並在免疫系統的調節中發揮關鍵作用。自噬細胞能夠清除細胞內的病原體,增強免疫防禦功能也參與了抗原呈遞過程,幫助免疫系統識別和攻擊感染的細胞和腫瘤細胞。這一機制有助於提高機體對感染和腫瘤的抵抗力,通過調節自噬的過程,增強免疫及治療的效率。此外,代謝疾病如糖尿病和肥胖症也與自噬密切相關。異常的自噬過程可能導致胰島素抵抗和脂肪堆積,引發代謝紊亂。通過調節自噬,可以改善細胞對胰島素的反應,減少脂肪堆積,有助於代謝疾病的治療。


自噬細胞的自噬階段

自噬細胞的自噬階段
  • (a) 啟動—形成雙層膜的隔離膜或吞噬體。

  • (b) 核化和延長—對目標自噬基質的隔離和吞噬體的延長。

  • (c) 成熟—噬體閉合後形成自噬小體,並包裹所捕獲的基質。

  • (d) 融合—成熟的自噬小體與溶酶體融合,形成自噬溶酶體。

  • (e) 降解—溶酶體酶降解自噬小體的基質和內膜,產生自溶酶體。


總之,自噬細胞在維持人體健康和治療疾病方面具有廣泛的應用潛力。無論是預防神經退行性疾病、抑制癌症生長、增強免疫系統還是調節代謝功能,自噬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,主要功能如下:


  • 細胞清理:自噬細胞能夠有效地清除細胞內部的損壞或多餘的成分,防止有害物質的積累。

  • 營養與能量供應:在營養不足的情況下,自噬細胞可以通過降解細胞內的組分,提供必要的營養和能量,維持細胞生存。

  • 抵禦病原體:自噬細胞在細胞防禦機制中可以吞噬並降解入侵的病原體,如細菌和病毒,保護細胞免受感染。

  • 細胞重塑與發育:在細胞分化和發育過程中,自噬細胞有助於去除不需要的細胞成分,支持細胞和組織的正常發育和功能。

  • 抗衰老與疾病預防:自噬細胞的正常功能與健康老化密切相關。有效的自噬過程可以減少細胞損傷,延緩衰老過程,並降低患神經退行性疾病、癌症和代謝疾病的風險。


如何啟動細胞自噬


啟動細胞自噬是一個複雜的過程,可以通過多種方法來實現。


營養限制(飢餓)

飢餓是啟動自噬最常見的方法之一。在營養不足的情況下,細胞會啟動自噬來分解內部的成分,提供能量和必要的物質以維持生存。研究表明,限制飲食或進行間歇性禁食可以有效啟動自噬過程。

運動

運動是另一種可以啟動自噬的有效方法。適度的運動能夠引起細胞內部的能量需求增加,促使自噬過程的啟動,幫助清除損壞的細胞器和蛋白質,保持細胞健康。

熱量限制

長期的熱量限制(Caloric Restriction)已被證明能夠延長壽命並增加自噬活動。熱量限制通過減少總的卡路里攝入量而不影響營養攝取,誘導自噬,保持細胞的清潔和健康。

藥物和天然化合物

某些藥物和天然化合物可以直接或間接地啟動自噬過程。例如:

  • 雷帕黴素(Rapamycin):這是一種已知的自噬誘導劑,通過抑制mTOR(哺乳動物雷帕黴素靶蛋白)通路來啟動自噬。

  • 白藜蘆醇(Resveratrol):這是一種天然存在於葡萄皮中的化合物,被認為能夠啟動自噬,具有抗衰老和抗癌特性。

  • EGCG(表沒食子兒茶素沒食子酸酯):這是一種存在於綠茶中的抗氧化劑,研究表明它能促進自噬。

生理壓力

某些生理壓力如缺氧(Hypoxia)和氧化壓力(Oxidative Stress)也能誘導自噬。這些壓力條件通過改變細胞內部的環境和信號通路,啟動自噬以幫助細胞應對壓力。

其他調節途徑

  • AMPK啟動:AMPK(腺苷酸活化蛋白激酶)是一種細胞能量感應器,能夠在能量不足時啟動自噬。某些運動和飲食方式(如低糖飲食)可以啟動AMPK。

  • SIRT1啟動:SIRT1(去乙醯化酶1)是另一個調節自噬的重要蛋白,可以通過多種途徑(如飲食控制和運動)啟動。


啟動細胞自噬是一個關鍵的過程,通過清除和回收損壞的細胞成分來維持細胞的健康和功能,對身體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好處。它能夠清除體類垃圾,防止有害物質的積累。無論視神經系統、癌症的預防和治療、清除損壞的DNA,可以提高治療的效果,也能夠維持細胞內的代謝平衡。自噬細胞對於維持身體健康和防治多種疾病具有重要意義,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和希望。


功能醫學對於自噬細胞的見解


功能醫學是一種注重整體健康和預防疾病的醫學模式,強調營養、生活方式和環境因素對健康的影響。自噬細胞在維持細胞健康和防治疾病中扮演著重要角色,因此功能醫學對於促進自噬細胞的健康功能提出了多種建議,這些建議有助於提高細胞自噬的效率,維持細胞健康,預防和治療各種疾病。




首先,間歇性禁食被認為是有效啟動自噬的飲食方式之一。在禁食期間,細胞能夠進行內部清理,清除損壞的細胞器和蛋白質。常見的間歇性禁食方法包括16/8禁食法,即每天禁食16小時,進食8小時,以及5:2飲食法,即每週五天正常飲食,兩天限制熱量攝入。這些方法通過營養限制來刺激自噬過程,促進細胞的健康和再生。


飲食調節也是功能醫學促進自噬的重要策略。多酚類物質,如綠茶中的EGCG和葡萄中的白藜蘆醇,被認為可以激活自噬。此外,酮飲食,即低碳水化合物和高脂肪的飲食模式,可以增加體內酮體水平,進而促進自噬。高抗氧化食物,如莓類水果和蔬菜,通過減少氧化應激,間接促進自噬的進行。


規律的運動,特別是有氧運動和高強度間歇訓練(HIIT),被證明能夠有效地激活自噬過程。運動增加細胞的能量需求,促使細胞啟動自噬來提供能量和清除廢物。此外,長期的熱量限制,即通過減少每日總卡路里攝入量,而不影響營養素的平衡,也能促進自噬並維持細胞健康。這種方法不僅可以延長壽命,還能提高整體健康水平。


充足的睡眠和有效的壓力管理對於自噬的啟動同樣重要。壓力和睡眠不足會增加體內的炎症反應,抑制自噬的進行。功能醫學建議通過冥想、瑜伽和深呼吸練習來減少壓力,提高睡眠質量,進一步促進自噬。


此外,某些營養補充劑也被認為可以促進自噬過程。例如,雷帕霉素通過抑制mTOR通路來啟動自噬;白藜蘆醇作為天然多酚,也有助於啟動自噬;而煙酰胺單核苷酸(NMN)則有助於提高細胞的能量代謝,促進自噬。


總結來說,功能醫學通過綜合運用飲食、運動、生活方式調整和營養補充劑來促進自噬細胞的健康功能。這些方法不僅有助於維持細胞健康,還能預防和治療多種與自噬相關的疾病。通過採取這些綜合措施,可以實現整體健康和長壽的目標。


文獻參考


De Duve, C. (1963). The lysosome concept. In Ciba Foundation Symposium - Lysosomes (eds. A. V. S. de Reuck and M. P. Cameron), pp. 1-35. J. & A. Churchill Ltd.溶酶體概念。
Ohsumi, Y. (2012). Historical landmarks of autophagy research. Cell Research, 22, 9-23. doi:10.1038/cr.2011.160.自噬研究的歷史里程碑。細胞研究
Klionsky, D. J., et al. (2016). Guidelines for the use and interpretation of assays for monitoring autophagy (3rd edition). Autophagy, 12(1), 1-222. doi:10.1080/15548627.2015.1100356.。監測自噬的檢測方法使用和解釋指南。
Mizushima, N. (2007). Autophagy: process and function. Genes & Development, 21(22), 2861-2873. doi:10.1101/gad.1599207.水島昇,N. (2007)。自噬:過程和功能。
Levine, B., & Kroemer, G. (2008). Autophagy in the pathogenesis of disease. Cell, 132(1), 27-42. doi:10.1016/j.cell.2007.12.018.萊文,B.,& 克羅默,G. (2008)。自噬在疾病發病機制中的作用。細胞,132(1),27-42。doi:10.1016/j.cell.2007.12.018。
Rubinsztein, D. C., et al. (2012). Autophagy and aging. Cell, 146(5), 682-695. doi:10.1016/j.cell.2011.07.030.自噬與衰老。
Yang, Z., & Klionsky, D. J. (2010). Eaten alive: a history of macroautophagy. Nature Cell Biology, 12(9), 814-822. doi:10.1038/ncb0910-814.活生生地吞噬:巨自噬的歷史。
White, E. (2012). Deconvoluting the context-dependent role for autophagy in cancer. Nature Reviews Cancer, 12(6), 401-410. doi:10.1038/nrc3262.解碼自噬在癌症中的依賴上下文的角色。
Galluzzi, L., et al. (2017). Autophagy in malignant transformation and cancer progression. The EMBO Journal, 34(7), 856-880. doi:10.15252/embj.201490784.自噬在惡性轉化和癌症進展中的作用。
Cohen-Kaplan, V., et al. (2016). The ubiquitin-proteasome system and autophagy: distinct pathways that work together in protein homeostasis. Biochemical Journal, 473(18), 2871-2891. doi:10.1042/BCJ20160139泛素-蛋白酶體系統與自噬:在蛋白質穩態中協同工作的不同途徑。

Comments


RSS

歡迎分享文章。如果您想複製或引用文章請附上出處網址連結

bottom of page